当前位置:首页>商品报告>正文
 
 
 
 
 
  行业报告
 
拿什么拯救欧盟
 
  《经济学人》发表题为《如何拯救欧盟》的最新一期封面文章指出,在当前国际变局中,欧盟内外交困,一体化进程遭遇自创建以来最严峻挑战。欧盟既不能强行推进一体化,追求所谓的“更紧密联盟”,否则将在欧洲内部招致更大程度的民意反弹,为民粹主义制造口实;也不能得过且过,蒙混过关,否则再爆发一次金融危机或成员国脱欧事件,欧盟将出现解体风险。文章建议欧盟认清当前形势,放弃不切实际的“大欧洲”计划,采取更加灵活务实的态度,针对成员国不同需求,建设一种多层次的欧洲架构,在不同层次上推进不同程度的一体化,努力实现一种求同存异、兼收并蓄的欧洲。文章编译如下:

  一、欧洲一体化进程再现峥嵘。1957年3月25日,欧洲上空的二战阴影仍未散去,6个欧洲国家在罗马签署了一种新型国际俱乐部的创建条约。这个俱乐部后来被称为欧盟,其成功远超缔结者们的最初想像,不仅维护了欧洲大陆和平,还创造了单一市场和单一货币,吸纳了南欧前独裁国家和东欧前共产党国家,成员国数量从最初的6个扩大到28个。可就在欧洲领导人齐聚意大利庆祝《罗马条约》签署60周年之际,他们也知道欧洲一体化项目已陷入大麻烦。

  二、国际变局让欧盟内外交困。欧盟面临的威胁来自内部和外部两方面。在内部,欧元危机暴露的重大缺陷仍有待解决。持续的经济阵痛大幅降低了欧盟的民意支持。民粹主义和反欧政党发起攻势,直接威胁欧盟生存。在法国,勒庞作为总统候选人风头正劲,这让人很不舒服,尽管她所领导的国民阵线赢得大选的可能性并不大。英国首相特蕾莎·梅缺席《罗马条约》60周年庆典,她打算于5月29日援引《欧盟条约》第50条正式启动英国脱欧程序。未来两年的大部分时间和精力均将消耗在英国脱离谈判中。失去英国这个重要成员,对欧盟的影响力和信誉而言,也是沉重打击。

  欧盟的外部威胁同样严重。难民危机有所缓解,主要归功于同土耳其达成的幕后交易。普京治下的俄罗斯正强势回归,特朗普作为美国总统对欧盟和北约缺乏热情,这令本已衰弱、分裂的欧洲雪上加霜。欧洲一体化本是为了支撑欧洲的战后安全,可恰恰就在欧洲安全受威胁时,欧洲一体化项目也在发生动摇,这是莫大讽刺。这同时也提醒我们,如果欧洲不能解决自身问题,后果将很严重。

  三、欧盟不能强行推进一体化,也很难得过且过蒙混过关。面对挑战,热衷于欧盟的人们认为,要采取更大胆措施,建设更加紧密的联盟,因为只有这样做,欧元才能继续存在;成员国应向欧盟转移更多权力,以加强欧盟外部边境;在与普京、特朗普这种级别的人物对话时,欧盟要确保发出一个声音。现实情况是,无论欧洲选民还是欧洲民选政府,没人愿意继续这么做,民众希望的恰恰相反。如果无法实现更紧密的联盟,布鲁塞尔的另外一种经典做法是蒙混过关。欧元危机最坏的时候已经过去,移民问题已过峰值,英国脱欧也总会有办法解决。如果法国总统候选人马克龙成功当选,他将与德国的默克尔或舒尔茨一起组成最坚定的“挺欧派”。但蒙混过关也有风险。如果再发生类似欧债危机的金融风暴,或又有一个支持脱欧的欧洲政府上台,欧盟会面临被撕裂的风险。

  四、欧盟应寻求一种更宽泛灵活的架构。有没有更好办法呢?答案是以前所未有的认真态度,推进建设一种更灵活的欧盟,即“多层次欧洲”体系,让欧洲大多国家能在不同程度上参与欧盟政策,并可相对容易地移动于不同层次之间。最近(欧委会提出的)“多速欧洲”概念引起广泛关注。多数欧洲领导人对此理解是,核心层成员国应该能够在防卫、财政或福利制度等领域寻求欧盟共同政策,这意味着所有国家朝同一目标前进。一种更宽泛的“多层次欧洲”体系也有利于同非欧盟成员国开展合作。欧洲大陆有48个国家、7.5亿人口,而不仅是欧盟的28国和5.1亿人,更非欧元区的19国和3.4亿人。

  五、欧盟未来框架应充分考虑不同成员国的不同需要。欧洲核心层应由那些使用共同货币的成员国组成。为解决欧元面临的问题,核心层成员需要更深程度的一体化和相关共享机构(如银行联盟、共同债务工具等)。第二层级的成员国由那些暂时不想加入欧元区的国家组成;其中一些国家要花很长时间才能作出加入欧元区决定,另一些国家可能永远也不会加入。一种“多层次欧洲”体系要能容纳不同国家,允许成员国自行决定参与哪个欧盟政策领域,而不是欧盟机构的“强行兜售”。在布鲁塞尔,任何一个成员国如果对欧盟规则挑挑拣拣,总会引来不耐烦的眼光。但是,越来越多的欧洲人希望他们的国家能自主决定加入欧盟具体政策领域。挪威、瑞士等国希望与欧洲单一市场建立紧密联系。英国则不想接受单一市场规则,而希望在其它领域如防卫、安全等寻求更重要角色。土耳其、西巴尔干国家、乌克兰和格鲁吉亚等也希望享有类似协约国的身份地位,以摆脱虽被告知可以入盟、但实际上却永远无法加入的窘境。

  为便于操作,“多层次欧洲”设计在规则问题上应体现出务实性。比如,外围国家不必全部接受人员自由流动原则,并不会因此被关在欧洲单一市场之外。不能让那些非核心层国家产生二等公民想法,毕竟这些国家像丹麦、瑞典等成功典范。对那些具备军事或外交影响力的国家(如英国),要让这些国家能参与欧洲外交和防务政策。欧洲一体化项目如果还想再存活60年,关键要看它的灵活性。英国正准备脱离欧盟,不排队其它国家在某个时候也会离开欧元区。欧盟必须要具备更大灵活性,迈出这一步很难。但如果不这么做,欧盟真会面临解体风险。

  (信息来源:驻比利时卢森堡经商参处)
04-14-2017  
 
 
2017年欧盟贸易政策面临三大挑战 [01-16-2017]
欧盟自行车行业2015年数据发布 [12-23-2016]
《日本经济新闻》:没有英国的欧盟怎么办 [06-27-2016]
欧盟茶叶农残限量新规频出 国内茶企面对三大挑战 [02-23-2016]
《欧盟与马达加斯加合作国别指导计划(2014-2020)》有关情况 [12-1-2015]
欧盟通过海关现代化实施细则 [08-18-2015]
波兰基础设施与发展部公布欧盟资金使用情况 [08-5-2015]
欧盟结构和投资基金浅析 [05-6-2015]
欧盟并购审查中的地域市场定义趋势 [04-2-2015]
欧盟碳排放交易体系 [02-9-2015]